留学生赏樱须知及语言观念

  武士道精神与樱花随着明治近代国家创立,樱花被植入国家这一共同体,通过各种“言说”的演绎,樱花被赋予了民族,国民,武士道乃至国家等象征意义。

  在明治时代,新渡户稻造所著的《武士道》一书中,文章开头就指出:“所谓武士道,犹如作为日本象征的樱花,”。

  武士最怕的是“犬死”,而盛开的樱花瞬间飘落,无疑迎合了武士“生的辉煌,死的壮烈”的追求,重视武士道的军国主义时期的日本军队,将樱花作为自我牺牲的象征,比如特攻飞机也以“樱花”命名,“散花”成为战死和殉职的暗喻,很多军歌,比如《步兵的本领》,《啊,红色的血在燃烧》,《同期之樱》等军歌,都反映了这些内容,在战争时期被大量传唱,如今,在靖国神社的赏樱时节日本留学资讯,不少眷恋着往昔大。

  樱花与日本人的审美观樱花花期甚短(约七日),盛开时团团锦簇,热烈灿烂,极为壮美,但一阵风吹来,满树樱花如雪般静静飘落,樱花在美到极致时凋落,在视觉上给人以极大的冲击,落花中潜藏着一种令人怜惜的哀愁情绪,这种瞬间的飘落之美与佛教的“短暂,无常,生死轮回”的思想相吻合,并在与日本人朴素的“哀”的思想相结合中得到深层次的表现,人们悲叹生命短暂易逝,自然变化无常,从而愈加深刻的体会到“物哀”之感,“物哀”(もののぁはれ)是日本古已有之的美学思潮,不仅深深浸透于日本文学,而且支配着日本人精神生活的诸多层面。

  一,“只要是外国人,日本兼职英语都很好”也许是因为他们对自身外语水平的不自信的缘故,只要见到外国人,他们都会首先认为对方的英文(而不是母语)很好,并且会摆出一副“我英语不好你能不能教教我”的表情,万一这位外国人的英语也不是那么好,场面就会有些尴尬,笔者打工的地方时常会有外国旅客前来购物,收银或被问询的时候日本店员若是无法应对,便会向笔者投来求助的眼神,不过,游客未必都是英语国家的人,因此并不是每次都能顺畅沟通,有时也不得不手脚并用才能解决,笔者只能待客人离开后跟同事小声解释一句:“这位顾客的英文也不是很好啦......”。

  二,“欧美面孔的人英语肯定比亚洲人好”这是笔者听班上的新加坡同学说的故事,大家都知道英语是新加坡的官方语言之一,所有的年轻人都必须掌握流利的英语,日本网赚学校授课也都以全英文进行,虽然会有传说中的新加坡口音,但总体来说都是母语水平,有次他和一个荷兰人,还有一群日本人在一起,结果日本人纷纷对着荷兰人求教各种英语问题,却把新加坡小哥晾在一边,事后那位荷兰同学问新加坡小哥说,明明你的英语比我好很多,为什么他们反而要来问我,新加坡小哥也只好无奈地告诉他,“CuzIhaveanAsianface(因为我有一张亚洲面孔)”。

  三,“我不想出国,没必要学外语”这则轶事是我ゼミ的教授讲给我听的,他本身是东欧人,辗转几个国家最后来到日本教书,他学过几年日语,因此和日本人日常交流没什么问题,他有次和日本邻居喝酒聊天时,发现对方对自己所做的研究很感兴趣,并且自己日本租房也在做一些相关的学术研究,可是大家都知道,学术界有分量的文献资料多数都以英文写就,英文不好就相当于放弃了研读许多重要文献的机会,而这位邻居的英文远未及能读英文文献的水平,因而,教授便问他,为什么不学好英文再做研究呢哪知对方一本正经地说,“日本人だから(因为是日本人)”,言下之意便是自己反正一直呆在日本,没有必要学什么外语,这一点笔者从同自己的日本朋友的交谈中也有所发现,尽管他们会流露出对会说三国语言的人的羡慕,但同时也会表示,“我觉得作为日本人,呆在日本挺好的,学了外语也没多大用啦”,对于大学时期的出国交流项目,他们也兴趣寥寥,“哎呀,我英文又不好,不想出国呢”,这态度,和国内的留学热潮简直日本旅游截然相反呢。

  四,“日语不好,别来日本”是的,日本人觉得自己如果某种语言能力不过关,就不会贸然到说该种语言的国家去,同理,他们也会排斥日语水平不好的外国人,尽管口头上未必表示出来,举止却出卖了一切,笔者刚到日本时,日语能力非常差,发现自己再怎么努力,也融入不到宿舍或者社团的日本学生圈子中去,一开始以为是日本人的“脱亚”情绪,或者说“崇洋”情绪,依然严重,因此对于日语不够好的亚洲同学都比较冷淡,后来和美国小伙伴交流时候才发现,原来他们也会有同样感受,觉得对方虽然表面热情,常常会当面夸“你日语好好哦”,但感觉这其实是在暗讽自己的日语水平和自己仍有相当差距,而且即使留下了联系方式也很少会主动联系。

  提供2019年日本留学相关攻略信息,包括日本留学最新,最全的留学资讯,优势,新政策,及时把握日本留学最新动态http://www.cnik.cc/。